一名来自霍格沃兹的巫师,拉文克劳三年级生,原名安·希特斯,在麻瓜界化名茗芷,对麻瓜颇感兴趣,最近爱上了麻瓜们的电子产品。

茗芷

【献给他们的十六行诗】红菱艳

【献给他们的十六行诗】

——茜葵七夕13:00

○诗 六 行
第五行诗:@遥零 
第七行诗:@sado! 

  

*歌剧魅影pa,芭蕾小姐葵×副经理茜

*背设是二十世纪中的巴黎

*剧情部分参考电影《红菱艳》

*极致压缩性狂草,还能有6k+也是我没想到的

*小学生文笔记流水账,略ooc

*感谢观看

  

  

再见是1948年的秋。

狂风袭卷乌云叫嚣着吞噬了大片天,雨势如瘟疫一般蔓延。长长的列车呼啸,撞散了一路纷乱的空气,像是在与黑云较量。

赤根葵的一只脚落在站台上,高高的鞋跟敲得水泥地“啪啪地响

此时的浓云已停下了进...

【2022佣空七夕24h/3:00】荆棘鸟

上一棒:@我想开新坑 

下一棒:@雨哨点jpg 


  

*凌晨极致速赶,能有4k真是出了奇迹。

*小学生文笔,大把ooc

*可恶哇本来最初想写间谍玛来着,结果间谍我写了,人还是反手一个刻板印象(跺脚)

*感谢观看

  


  

“我的歌消失在它的深处。”

“我只愿飞上那天空,在它孤寂的浩瀚中翱翔。”

“我只愿穿过那云层,在它的阳光里展翅。”

  

  

玛尔塔走进院中时天色尚深。头顶上的几颗孤星明灭。她抱着双臂在大厅门口站定。夜啊无垠的夜。她伸出手想要哈口气,寒风却先一步往喉咙里灌。像是被针扎了一般,她咳得眼角发红。玛尔塔无端地想起前些日子...

【2022佣园银情48H/23:00】When Day Is Done

上一棒:@晴某 

下一棒:@蝶砂 


莉迪亚·琼斯死了,在一个春花凋零的暮春夜里。

不,不,艾玛说,应该是艾米丽·黛儿。


她的天使没能等到夏日的来临。

艾玛撑着伞站在墓碑的正前方,将花束轻轻放至墓穴上。

她极少打扮,平日里尽是简便的工作服。今日却看了一身黑色长裙,胸前别着朵白花。

并不浩荡的葬礼,当然,本该如此,因为躺在墓里的那位现在叫做艾米莉。

艾米莉,她的艾米莉。

一切都离她远去了,医院里独有的消毒水气息,随风飘落的茉莉花瓣,艾米莉颊旁的浅浅容,都一去不复返了。她仿佛看到白色的信鸽朝她扇扇翅膀,然后头也不回地飞走。...

【杰园24h微风/10:00】春昼渐长

上一棒: @明夏 

下一棒: @子兮兮兮兮兮 


*短打,全文4k+

*小学生记流水账,一下午极致速码,慎入

*我对不起一起参加活动的老师们呜呜呜


荼蘼:末路之美,凋亡的爱情。


大厅穹顶的晶石吊灯在一片朦胧烛光中摇摇摆摆,映亮了舞池中央每一位年轻女士们的面庞。香甜可口的芝士蛋糕与流光溢彩的葡萄酒。悠扬舒缓的音乐覆过了古老吊钟发出的滴答声响,整个舞会踏着沉稳的华尔兹节拍,像是一只天鹅舒展了脖颈。


鬓边的发丝轻轻垂到肩上,翠绿的瞳仁荡开一层层波纹,白皙的皮肤仿若尚未消融的残雪。

少女的手腕纤细,乖巧地搭在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上...

【2021佣空七夕24h/6:00】犹忆旧谣

上一棒:  @Roe 

下一棒:@阿瓦达索钱 


她曾徘徊于苍穹之下,云端之上,固执地寻找他的声音。


艾玛笑意盈盈地抱着洗净的葡萄到院口,空出一只手轻轻地叩了叩敞开的大门,毛茸茸的脑袋探进院内。

玛尔塔正在洗手,清亮的水珠从白皙修长的手指上滑过,她转过头,来人看清她的面容后狡黠一笑,一双弯起的绿色明眸像是酸甜可口的青提:“日安,贝坦菲尔小姐。”

艾玛有时会有些自来熟,但当然仅仅是有时。自从她和玛尔塔混熟后便省却客套,但在道安时却格外的称呼正式。几次尝试改变无果后玛尔塔也随着她的性子来。

在有旁人在场时也会象征性地称呼她为“伍兹小...

关于双四

[图片]
[图片]
[图片]
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我总认为双四的发色不同?

大概就芽衣的发色比四岛的深一些,而且有点倾向于芽衣发色色系偏红四岛发色色系偏黄(?)(不知道怎么形容)

(其实我只是想水水)

我爱她啊。

Q:本命的召唤词是?

花子君,你在吗?

大计划啊......

进入霍格沃茨没毛病(滑稽)。


我觉得莫得标准

这种东西说不准的

就像是你去宠物店, 规划好自己要买一只布偶猫, 却只带了一只柴犬回来

真的说不准

嗯。。。说俗套点,大概是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在作祟吧。

不过那又怎么样呢?

反正

已经打算单身一辈子了🌚🌚🌚

© 茗芷 | Powered by LOFTER